色素的怪品味

伟大的念头在孤独中不朽

其实我想说,那天通勤日结束后的十分零五秒后在那条车流不息的马路上我的大哭大笑都只是因为我很久没有买衣服穿,然而我却不在乎了。

今日分享一则关于Touch的美妙